兔啾啾

all金好吃,雷金本命!
催更私信一概不回;不接稿、不加群、不扩列,也请不必询问,见谅

[all金]一日情人服务 33[完结]

原著向,轻松向,all金


全文目录




对于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熟睡过去的金自然一无所知,第二天一早醒来,他立刻陷入了深深的后悔之中,因为今天雷狮就要带着他去雪原完成约会的指标了,而他的两个接吻的指标还一个都没完成,如果到时任务不能及时完成,他恐怕根本无法脱身了!

 

然而尽管心中再焦急,他在表面上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装作一副不想离开雷狮的样子,询问他们可不可以晚些再去,但遭到了雷狮干脆利落的拒绝。

 

他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可在对方似笑非笑的目光下,就只能噤声了,因为他怕他再多说几句,就会被雷狮看穿——虽然他隐隐觉得,自己现在就有可能已经被看穿了……

 

没有办法拖延,在用过早餐后,金被蒙着眼睛带出基地,前往他们所说的雪原。

 

这一次他没有再被佩利扛着,而是被雷狮牵着手,自己摸索着向前走。他走得并不快,然而这次雷狮反倒罕见地有了耐心,也不催他。金一开始还觉得很奇怪,但后来在他屡次被路上的石头绊倒跌在雷狮身上,而对方揽着他闷闷地笑出声后,他终于明白,这混蛋根本就是在戏弄自己!

 

真是气死他了!!

 

金愤恨地自行摘下眼罩,不过也没人拦下他的动作,因为他们已经距离基地走了比较远的一段距离。久经黑暗的眼睛不适应光照,他揉着自己的眼睛又往前走了几步,却不小心又一次撞在了雷狮的身上。

 

……可是这回他没有被绊倒啊。金的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过来,这回是雷狮自己停下了脚步。他一贴住雷狮的身体,对方便立刻伸手揽住了他的肩膀,让他靠在结实的胸膛上,耳朵隔着薄薄的衣物也能感受到胸腔的震颤。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双剑安迷修。”

 

海盗团长磁性的嗓音低低地响了起来,言语中提到的名字令金蓦然一惊。

 

是安迷修!

 

他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所看到便是棕发骑士持着双剑,神情冷峻地拦下了他们的去路,他也正在看着金,见金望向了他,他面露一丝焦急之色,却很快被压了下来,转而继续冰冷地注视着雷狮,抬腕将凝晶举了起来,剑刃寒芒闪烁。

 

“恶党,”他一字一顿地说,“把金交出来,放了他。”

 

雷狮嗤笑一声,眼梢微微上扬,尽是不屑之意:“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找上来的,但就凭你一个人,你以为就能救他出来?”他的声音骤然一冷,“你这是在找死。”

 

安迷修不为所动:“我说,把金放了。”

 

“安迷修,你快走,不要留在这里!”

 

尽管在刚才金见到安迷修感到很激动,甚至觉得自己可以被救出去了,然而在场的海盗团成员足有四人,个个实力强悍,仅凭安迷修一人很难应付,他担心安迷修真的会被海盗团所伤。

 

而且告白的指标根本没有完成,他甚至都不能和雷狮两兄弟离开过远的距离,更遑论和安迷修离开了……

 

“我不会离开的。”安迷修冲着金微微笑了一下,翡翠绿的瞳眸光芒柔和,“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救出来的。”

 

“救他?”雷狮面上的嘲弄之色更浓,“他在我这里很高兴,甚至根本不想离开我,你说你要救他?未免也太多管闲事了。”

 

“你的谎言未免也太拙劣了。”安迷修冷声道。

 

“哦?你不信?”雷狮唇角上扬,捏了捏金的肩膀,“你来跟他说,你呆在我身边开心不开心?你又为什么开心?”

 

“我……”

 

一瞬间金犹豫了,面对安迷修,他不想再继续说谎,然而眼看着雷狮唇边的笑容渐渐转冷,他又有些慌张,如果惹怒了雷狮,恐怕安迷修就真的脱不了身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安迷修遇到危险!

 

“我、我很开心……”金断断续续地说着,“我开心是因、因为我……”他不由感到了羞耻,脸色也跟着红了起来,“喜欢你。”

 

安迷修眼中的光芒顿时凝结住了,一时怔怔地没有说话。

 

“你听到了?”雷狮神色微缓,挑眉看向安迷修,“算你命大,我们还有事要做,识相的话就让开,否则我不介意耗费些时间把你除掉。”

 

“真的不用担心我,安迷修,你、你快点走吧。”金说着,忽然想起来安迷修大概还不知道自己今天的服务情人就是雷狮,又补充道,“我今天是和雷狮……你明白吗?所以我不会有事的。”

 

——要有事也是服务完成后,不过那时候帕洛斯会帮他逃脱的……大概。他不确定地想着。

 

“……在下明白了。”安迷修低着头,嗓音显得有些干涩。

 

他明白了就好。金顿时松了一口气。既然这样,安迷修就应该会乖乖听话离开了吧……

 

“——但是很抱歉,这一次在下要违背你的意愿了。”

 

然而令金立刻噎住这口气的是,片刻后安迷修却猛然抬起头来,眼神更显锋利明亮,灼灼地与他对视。

 

“上一次是因为顾虑到紫堂,我选择了离开,已经令我足够悔恨,而这一次,我不会再违背自己的本心,更何况我能看出你言不由衷,一定是你遭到了逼迫。”他剑指着雷狮,一脸肃容,“我很清楚,他这样的恶党,你一定不会喜欢的。”

 

这么说也不算错……但这个时候就不要在意这些事了!安迷修固执起来时也真是要人命啊!

 

金急得手心里渗得全都是汗,雷狮将金放开,邪气地挑起一边嘴角,雷神之锤受召浮形于他手中,电弧噼啪闪烁,亮起骇人的光芒。

 

“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他对安迷修说,“那就把命留在这里吧。”

 

“别……等等,你们不要伤他!”

 

看到海盗团的其他成员也纷纷做出攻击的姿态,金心中一急,想也没想地扑到了雷狮的怀里,语调软软地哀求道:“去做任务好不好……求你了。”

 

对着主动对自己投怀送抱的金发少年,雷狮却并没有显得多高兴,反而眸色一沉,语气阴冷地问道:“你很在意他?”

 

“我……”

 

金一怔,有些说不出话来,这时他才想起往后面躲一躲,可已然被雷狮一手抱住腰肢,力气大得让他那里一阵阵发疼。

 

“你很在意他。”雷狮又重复了一遍,这一次用的是肯定的语气。他想起初见之时金发少年与安迷修相依偎的模样,心中有股暗火在燃烧着。

 

“你喜欢的人难道不是我?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在意多余的人?”

 

“我……”金一时语塞,磕磕绊绊地解释着,“这、这不一样,安迷修是我的朋友,我不可能不关心他吧。”

 

雷狮听后反倒笑了,是气笑的。他几乎要脱口而出,朋友?就算你把他当朋友,可他把你当朋友吗?

 

他可还没忘记,那天安迷修搂着金发少年,眼神温柔至极,那目光里的情意浓得简直都快流出来了。

 

那时他还嗤笑所谓的双剑安迷修不过如此,竟然喜欢上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可是到现在——安迷修好歹还能博个朋友的名号,而他呢?他又算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这小傻子别有目的,口口声声地说着喜欢他,恐怕自己在他眼里连个陌生人都不如。可他偏偏一脚踏进了这个蠢得不能再蠢的陷阱里,甚至连他自己也变得愚蠢起来,竟然还开始在意起自己在他心里究竟是什么位置……

 

雷狮的眉眼间染上几分怒意,却更显冰冷,双目紧紧注视着金发少年,紫色的眼瞳犹如漩涡,幽深得像是要把人吸进去。

 

他不管这小蠢货心里是怎么想的,既然说喜欢他,那就算是谎言也要变成真的。不论他身为横行霸道的宇宙海盗,又或是原本尊贵无限的雷王皇子,绝没有让自己吃亏的道理,既然敢向他索求爱意,就要做出偿还千百倍的准备。

 

——所以你不但要喜欢我,而且还必须比我喜欢你要更深得多。

 

“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雷狮缓缓地开口,“我都不允许你在意他。”

 

“我……”

 

金浑身一毛,正要开口暂且答应下来,却忽地被抬起了脸,海盗团长那张英俊至极的面容在他的眼中不断放大,他唇上被一热,随后传来一阵刺痛,对方用犬齿磨着他的嘴唇,渗出点点血珠,又被不怎么温柔地如数抹了下去。

 

【恭喜两位完成指标三:请至少完成三次接吻。】

 

雷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神里却透出一丝无端的狠厉:“就算你的任务做完了,也别想从我身边离开。”

 

“我知道了……”

 

金被他盯得毛骨悚然,忙不迭地点着头,雷狮攥紧他腕骨,收起元力武器,转身便走:“卡米尔,我们走。”

 

黑发少年压下帽檐轻应一声,碎发下的漂亮眼瞳深深地注视了一眼安迷修,随后跟在雷狮和金的身后离开了。

 

安迷修愤然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正欲追上去,帕洛斯响指一打,数个暗黑使者将安迷修包围起来,将他的去路如数封住。

 

白发骗徒面露意味不明的笑意,仿若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低声开口道:“这就忍不住了吗?我说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不该来的。”

 

棕发骑士紧紧攥住剑柄,下唇被咬得发白,几乎要流出血来:“我不能看着他就这么——”

 

“只是片刻的时间而已,请稍安勿躁,耐心不是骑士所谓的美德吗?”帕洛斯声音又轻又缓地道,“倘若早知道你会忍不住,我就不会把我们的位置过早通知给你了,你自己送死无所谓,但是千万不要连累我。”

 

安迷修胸口起伏,双肩轻轻颤抖着。过了许久,他才堪堪按耐下来,抬眼看向帕洛斯,那双翠绿的瞳眸里流露出的目光同样带着惊人的冰冷:“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我说过,这是对我有好处的事情,我是要索要报酬的——至于我想要什么,现在还不能说。”

 

“……”安迷修嗓音发哑,“金必须平安无事,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

 

“放心,他当然不会有事。——或许他原本有些危险,但现在也不会了。”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了解他们。”帕洛斯莞尔,目光在安迷修身上逡巡一圈,忽然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你还真是个幸运的人。”

 

安迷修蹙起眉头:“你是什么意思?”

 

帕洛斯笑了笑,却没有作答。

 

难道有错吗,你还不够幸运?命运眷顾你,赐予了你优渥的机会,使你成长为正直善良的纯粹之人,你是如此讨人喜欢,甚至在这种时候都有人关心你的安危,如此地在意你。

 

注定与他们这种天生便令人厌恶的家伙不同。

 

也太容易引起他们的嫉妒。

 

他可是看见了,那雷王星的两兄弟所产生的敌意,可不仅仅是立场敌对那般简单。

 

那是嫉妒。

 

他们都在嫉妒安迷修可以获得金不加掩饰的关心,那份感情是如此真是而纯粹,而并非是对他们的虚与委蛇。

 

……是真的惹人嫉妒。甚至就连他也稍微有些不能免俗呢。

 

不过他也不在意这点小小的失利。

 

白发骗徒以食指抵住双唇,双眸微弯,透着几分难言的妖冶。

 

——因为很快这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留下佩利和帕洛斯阻拦安迷修,只有雷狮和卡米尔带着金赶往目的地。一路上金都在暗中观察有没有其他人过来,但可惜并没有撞上,偶尔遇上几个选手,也在认出雷狮后立刻被吓退了。

 

他们一直往前走,四周的树木渐渐变得稀少,苍翠的树叶上渐渐有冰雪覆盖,空气里透着阵阵凉意。走到森林的边缘,视线霍然开朗,果真如帕洛斯之前所说的一样,他们来到了一片空旷平坦的雪原,漫天的雪尘扑簌簌地落下,裹在风中扑到了金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让他立时打了个冷战。

 

虽然纯白的雪景分外美丽,但冷也确实是真的冷。

 

“冷?”雷狮低头看着他问了一句,见金点点头,他勾勾唇角,但转瞬翻了脸,漠然开口道,“冷也忍着。”

 

可恶的家伙!金摸着自己的手臂打起了哆嗦,气呼呼地鼓着脸,被雷狮拽着锁链继续往前走。

 

但没有两步,他忽然感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落了下来,低头便看到一条红色织物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这好像是卡米尔的……

 

金诧异地回过头,果然看到卡米尔的颈间没了围巾,露出线条优美的下颌。少年乌黑的发丝落着皑皑白雪,双瞳眸光似流水,唇色浅淡,清冷的眉眼被衬得更加干净漂亮,令金在一瞬间晃了神,不得不承认这两兄弟的长相都太具迷惑性,真是好看极了,要是性格没那么凶残就更好了……

 

他正出神地想着,却忽然被卡米尔伸手裹紧他围巾的动作惊得回了神,还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肩膀。

 

“你说你冷,”见金面露慌乱,卡米尔抿了抿唇,说道,“这样应该会暖和一点。”

 

“谢……谢谢。”金的语气带着几分惶恐,因为他不知道卡米尔是什么意思,突然对他这么好,他总怀疑这当中有什么阴谋……

 

“啪。”

 

随即又有一样柔软的衣物落在了金的脸上,把他的头严严实实地蒙住了。他把衣服扒了下来,还带着体温的白色外套出自雷狮的身上,在金惊悚至极的注视下,只穿着件黑色紧身衣的海盗团长不悦地开口:“拿走穿上。你就这么冷,还要卡米尔脱给你穿?”

 

“不、不用了吧……”金头皮发麻,将外套递还给雷狮,却遭到了对方冷酷至极的拒绝,甚至还被硬逼着穿上了外套。他战战兢兢地想着,他是不是要死了,而这些就是这两兄弟留给他的裹尸布——不然雷狮为什么要给他外套,明明一点用处都没有,这也是一件半袖!

 

金戴着卡米尔的围巾,身上穿着雷狮的外套,这种模样落在两兄弟眼里,他们各自的心情也不甚相同。

 

卡米尔性情沉稳内敛,他习惯于遮掩自己的心绪,甚至连雷狮经常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不过对于自己这个堂弟,雷狮一向信任有加,他不认为卡米尔会做出危害自己的事,所以对于卡米尔的隐秘他从不过问,以此表示尊重。

 

他只是告诉卡米尔,如果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就直白地说出来,他一定会替卡米尔弄到手。

 

所以卡米尔知道,自己对于金的心思,雷狮大概还尚未多加留意——因为在这之前他并没有过多的表现,而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展露自己的想法后,同样的心思令雷狮选择了下意识的忽略。

 

更何况他的一举一动都比较隐晦,并不像雷狮那般,行事作风一贯张扬恣意,如果无需在谋略上进行隐忍,他从不会对自己加以掩饰。

 

因此卡米尔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出雷狮对金的态度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生了改变,而到了现在,他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他的堂哥对金有着强烈的好感。

 

而他自己……同样也是如此。

 

他早该知道,作为兄弟,他们看似性格相反,然而在骨子里,他们在很多方面都有着惊人的肖似——

 

 

“就在这里吧。”

 

雷狮停下脚步,被他拽着的金脚步一踉跄,鼻子结结实实地撞上了他的后背,酸痛的感觉令金瞬间红了眼眶。

 

“现在如你所愿,可以完成你的任务了。”雷狮捏着金的下巴,让他与自己对视,语气暗含威胁之意,“你喜欢我,对不对?”

 

金咽了咽口水,尽管他还差着卡米尔的亲吻,不该让任务进行下去,然而面对雷狮的提问,他却不敢回绝,只能小声地回答:“是。”

 

“我和你一样。”雷狮勾了勾唇角,俯身凑到了金的耳边,低声说道,“所以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吧?——既然你是我看中的猎物,不管你之前所说的是真是假,从现在开始,你喜欢我这件事必须变成真的,你没有逃脱的余地,否则……”

 

不是吧,这是什么意思!?

 

金背脊一凉,浑身升起一股寒气,然而还未等他多想,他的一只手被人紧紧握住,一股力量自他身后传来,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

 

卡米尔拉着金发少年的手,让他面冲自己,深蓝的双瞳宛若海洋,倒映在海水中的落雪似银白的繁星,而少年就是天上之月,在摇摇欲坠的月芒下与他相离近在咫尺。

 

他望着他,轻声说道。

 

“那我呢?”

 

听到他这般询问金发少年,雷狮一怔,而卡米尔的目光也越过了少年的肩头,平静地望向了自己的兄长。

 

他们同样出身于雷王皇室,传承着古老的血脉,却一个尊贵一个卑微。然而无法改变的是,他们都不甘于在王庭华美的牢笼里度过自己的一生,二人初见之时尚且都是孩童,那时他们四目相对,正如此刻,皆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与自己相同的东西。

 

从前的是野心。

 

而现在是——

 

卡米尔闭了闭自己的眼睛,复又睁开,目光却更加坚定。他的视线重新落在金的身上,轻抚过他的脸颊,将自己的双唇凑了上去,贴在了金的唇瓣上。

 

“……我也喜欢你,你对我……又是怎样呢?”

 

——这一次,我要听到你说,你喜欢我。

 

 

【恭喜两位完成指标三:请至少完成三次接吻。】

 

柔软的唇瓣所留下的触感还仍旧残存着,耳边回荡的则是卡米尔的告白,一时之间金愣住了,大脑里一阵阵地发着懵。

 

他没有想到,明明刚才自己还在苦苦思索着该如何完成和卡米尔接吻的指标,然而现在,他不仅完成了指标,甚至还得到了卡米尔的告白——他当然不相信对方是出自真心实意,肯定和他一样,只是为了完成任务,不过为什么他们突然这么好心,竟然如此顺利地帮他完成了任务?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只要他开口回应了卡米尔,他就可以将这个折磨了他许久的服务终结掉了。

 

美好的未来就在眼前,却令他不敢相信。

 

——所以他现在应该给帕洛斯发去信息,告诉对方自己马上可以完成服务了……?

 

一滴汗水自额角滑过,金悄悄地将自己的手背到身后,在屏幕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信息——他没法去管帕洛斯能不能看懂了,更重要的是绝不可以被那两兄弟发现!

 

好在这时雷狮和卡米尔的注意力也并没有放在他的身上。

 

“卡米尔。”

 

在短暂的怔忪之后,雷狮眯了眯自己的眼睛,意味不明地叫着自己堂弟的名字——是他疏忽了,他竟然没有看出来,原来卡米尔竟然存着和自己一样的心思。

 

卡米尔并未回避雷狮的瞩目,甚至直直地回望过去,沉静地说道:“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大哥。”

 

他并没有把话说全,不过两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金之所以说出喜欢雷狮的谎言,不过就是为了完成服务,所以卡米尔亲吻了金,还主动向金告白,为的就是让一切都回到起点,到时他们兄弟二人就会处于相同的位置。

 

哪怕是虚假的,他也无法忍耐金只注视着雷狮。

 

他也想让金的眼里有自己存在。

 

而雷狮又何尝能责备卡米尔?——因为就在刚才,他同样无法隐忍心中的妒意,情不自禁地亲吻了金,倘若那时他能遏制住自己,现在也就不会留给卡米尔机会了。

 

可是他又如何能遏制住,更何况他也不需要这么做。

 

雷狮轻轻一笑,对卡米尔说道:“那就尽管来试试,看他到底会选择谁,即使你是我弟弟,我也不会把属于我的东西拱手相让。”

 

卡米尔没有说话,却也不需回答——如果他会退让,那么早在数年之前,他甚至都不会从皇宫中的重重庭院中走出来。

 

他们是兄弟,却正因为是兄弟,所以才更加清楚对方的心思。

 

不可能会后退的。

 

雷狮莞尔,却将目光转移到金的身上,问着:“你在做什么?”

 

“没、没有……我只是,有点热……”

 

金呼出一口白气,抹了抹头上的汗水,他心脏狂跳,深深地庆幸着自己速度够快,已经给帕洛斯发去了信息,并且立刻收到了回复——帕洛斯告诉他只要按照正常的步骤完成即可。

 

“热?”雷狮似笑非笑地捉住他的手腕,“刚才不是还觉得冷吗,为什么又觉得热了?”他看金露出害怕的表情,勾了勾唇角,道,“算了。你不是想要完成服务吗?那就去对卡米尔说声喜欢吧,只不过服务完成后,该选择谁,你应该明白吧?”

 

什么选择谁?哪里来的选择,都是为了完成服务而已,怎么现在搞得好像真的一样!!

 

金毛骨悚然,正欲后退,卡米尔却抓住他另一只手,默不作声地看着他。

 

同时被这两兄弟一起盯着,金紧张得几乎都要昏厥过去了,不过正在此时,雷狮却突然斜睨向远方,勾唇冷笑道:“哼,麻烦的人也来了。”

 

金顺着雷狮的目光看了过去,顿时感到一阵强大的元力波动自远处传来,在他视野之内,骤然浮现出了熟悉的身影。

 

“金!”

 

“金。”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棕发骑士御剑而行,而银发少年也朝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碧绿的刀光在空中掠过——是安迷修和格瑞,而另外一个人则是——

 

“虫子,还想躲到哪里?”

 

巨大的气流将雪花吹散,在黯淡的灰色天幕下,一抹耀眼的金色带着煊煊威势出现于众人眼前,金发的圣空王储目光灼灼,似乎连风雪都为之消融,他眼神凌厉地望着雷王星的两兄弟,手中大罗神通棍直指前方,音色冷峻道:“把他给我留下来。”

 

“哼,是顺着安迷修找来的吗。”

 

雷狮低语着,雷神之锤立刻召出于手中,扬高声调,眉宇间依旧带着不可一世的张狂:“你尽管可以过来尝试,嘉德罗斯。”

 

“雷狮老大,不如我们先撤退吧?”

 

帕洛斯和佩利紧随其后赶了过来,两个人身上都负了些伤,帕洛斯抹了抹身上的血迹,暗黑使者如影随形地跟了过来,在空中浮动着。

 

“还能撤退到哪里?今日注定无法善终了。”雷狮冷笑,“你们两个和我留下,让卡米尔带着这小子先行离开。”说着他睨向卡米尔和金,“你们立刻完成任务。”

 

看到熟悉的人一个个地出现,金尚在恍惚之中没有缓过神来,帕洛斯眸光一闪,微笑着说:“不如让我带他离开吧,嘉德罗斯的手下并不在这里,或许他们埋伏在半路上,仅凭卡米尔,恐怕很难应付他们两个,倒是我还能与他们周旋一二。”

 

“……可以。”雷狮定定地看着帕洛斯几秒,说道,“你能够完成吧?帕洛斯。”

 

“请老大放心。”

帕洛斯垂下眼睛,笑容依旧完美无瑕。

 

他当然会竭力完成,带着金顺利离开,然后——将他带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他筹划了这么久,在两方之间周旋,引着格瑞他们找到这里,让双方发生冲突,可就是为了把这个令他心心念念的小骗子弄到手。

 

所以他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失手。

 

他眉眼弯弯地对着金伸出了手,冲他眨眨眼睛:“请快一点,我可以带你离开到安全的地方。”

 

这是帕洛斯答应他的,要帮他逃脱吧,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办到了!

 

金顿时面色一喜,转头回望卡米尔,带着十足的喜悦说道——

 

“卡米尔,我喜欢你。”

 

【恭喜三位完成指标五:完成一次情人间必不可少的浪漫约会。】

 

【所有指标完成,一日情人服务正式结束。】

 

系统的声音在雪原上回荡着,落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嘉德罗斯听后面色一沉,大罗神通棍立刻带着呼啸风声向雷狮的方向袭去,可此时异变突生,神通棍在空中去势一顿,随后化为无数光点消散于空中,他目光一凝,而此时不但是他的武器,所有人的武器也顿时消失不见,甚至连他们的动作也一并被限制住,并且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哎?这、这是怎么了?”

 

在场唯一能有所动作的人就是金,他愕然地向着四周望了望,一瞬间甚至以为有敌人来袭,正要戒备,不过此刻系统又开始说道。

 

【为了安全起见,现在暂停各位的行动及元力使用,总结一日情人服务完成情况,请使用者为所有情人的服务进行评价。】

 

所以系统的意思是……服务就这么结束了?

 

一时间金心中感慨万千,甚至觉得自己犹如在梦境之中,不然怎么感觉如此不真实。愣了许久,他才喃喃地说道:“评价?你的意思是……让我评价他们?”

 

【是的。首先是嘉德罗斯,请你对他的服务做出评价,评价级别为:满意、一般、不满意。】

 

当然是不满意,而且是极其不满意,只有“不满意”这个标准根本不足以表达他的愤慨,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服务,而是在拼命欺负他!

 

金回过神,突然想起来现在这些人都无法动作,顿时高兴得不行,心中踌躇满志,正要向系统追加“极其不满”的选项,可就在此时,嘉德罗斯却忽然狠狠地瞪了过来,尽管他不能说话和行动,然而仅凭那冷厉的目光,就把金吓得两腿发软,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之前被嘉德罗斯欺压的种种景象又浮现于心头,几乎要成为他人生的心理阴影。

 

这么看着他,他到底是该说满意还是不满意,如果嘉德罗斯认为满意的评价是在羞辱他就糟了!

 

【评价为一般和不满意的话,会对情人有特殊惩罚。】系统适时道。

 

“满意,我满意得很!”金拼命地摆着自己的手,以示自己没有任何不满,同时哆哆嗦嗦地对嘉德罗斯道,“我对你很满意,我很开心,所以你……你之后千万别再来找我了!”

 

听了前半句,嘉德罗斯原本目光一缓,然而等金说完后半句话,他的眼神顿时更凶了。

 

金心惊肉跳地将视线偏到一边,系统又道:【那么请对第二天的情人帕洛斯进行评价。】

 

帕洛斯……

 

金看向了一旁的帕洛斯,而对方正好冲他笑了一下——尽管帕洛斯之前真的很可恶,但他后来几次帮助自己,所以如果让他被罚的话也不太好……

 

对帕洛斯心中预谋完全不知情的金踌躇了一下,还是说道:“嗯,很满意。”

 

【好的。下面请对第三位情人格瑞进行评价。】

 

格瑞……

 

一听到“情人”和“格瑞”这两个词连在一起,金的眼前一阵发黑,甚至有了要吐血的感觉——如果说嘉德罗斯差点成为他的心理阴影,那么染指了自家发小这件事,就已经真的是他人生中挥之不去的阴影,他以后该怎么面对格瑞和自己的姐姐,等到找到姐姐后,他恐怕真的会被姐姐弄死了……

 

金压根不敢抬头看向自家发小,他完全不想知道格瑞现在是什么表情,胡乱地点着头说道:“满意满意,当然满意……你不要惩罚他!”

 

【接下来是第四位情人安迷修。】

 

“当然满意!我特别满意!”

 

一提到安迷修的名字,金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想也没想地开口。如果说这次服务里有什么幸运的事,那绝对就是认识了安迷修。

 

见对方也在冲自己微笑,金向着他挥挥手,说道:“就算服务结束了,我们以后也要继续当好朋友啊,安迷修!”

 

“……”棕发骑士唇边的弧度微妙地僵了僵。

 

【最后是雷狮和卡米尔两位情人,请评价。】

 

“他们两个……”

 

金的脸色一阵变幻莫测,看向雷王星的两兄弟。说实话,他真的不想给这两个人打满意,毕竟落在他们手上,让他受到了那么多折磨,甚至还差点被杀死——可也正是因为这两兄弟心狠手辣,他更害怕遭到他们的报复,所以、所以还是不要打不满意了。

 

“也是满意。”他捏着自己的衣摆,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都打完分了,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了?”

 

……趁着所有人能动之前,他最好赶快离开,否则他总觉得会有什么很不好的事情发生。

 

【做好最后一项评价就能离开了,请你对一日情人服务本身做出评价。】

 

金迟疑地问着:“只是对服务本身做评价?不是对你吧?”

 

【是的,这个评价和我无关。】

 

“那当然是不满意!!我不满意到极点了!!!”

 

金的语气骤然变得无比激动——既然和系统无关,只针对“一日情人服务”这种死物,不用担心被报复,他当然要有什么说什么!

 

此时此刻,他将对其他人的不满统统发泄出来,本来就是,这个服务就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如果没有他,他根本不会碰到嘉德罗斯和雷狮这样的人,都是因为有它,他才会受到这么多折磨!!

 

……

 

“……第九十八条,”金说得口干舌燥,“为什么还会有两人同时服务这种东西,太吓人了,以后别再添加‘附加情人’了。好了,我说完了……”他有气无力地坐了下来,从地上抓了把雪塞进了嘴里,他实在太渴了。

 

【好的,这就是全部了吗?】

 

“是全部了……这些难道还少吗!”

 

【好,系统将会根据你的意见对一日情人服务进行升级和改善……改善完毕,感谢你给我们提出了宝贵的建议。】

 

【为了表示感谢,我们将为你再一次免费提供升级后的全新服务,恭喜您成为新服务的第一个体验者。】

 

金噗地把嘴里的雪喷了出来:“你说什——”

 

【被您评为满意的情人们将会集体为你服务,相信你也很乐意重温这些美好的回忆。】

 

【现在一日情人服务重新启动,服务者为:嘉德罗斯、帕洛斯、格瑞、安迷修、雷狮以及卡米尔。】

 

“…………”

“你还是杀了我吧!!!!”

 

【行动及元力禁锢解除。】

【祝你度过美好的一天,那么请先从甜蜜的亲吻开始吧。(〃'▽'〃)】

 

 

 

完结啦!有番外,不过仅在本子里面收录~


感谢 电压不稳 太太的后续衍生条漫,这修罗场真是太壮观了,他们为何都那么帅啊!→链接

还有 大会君 太太的后续衍生条漫,真的是超级帅啊!天哪,太太们都画得这么好,我都没法写番外了……!→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还有 安心信赖一飞冲天疗法☆ 阿枪太太的番外配图,这个卡米尔真的是太有感觉了!!→链接

评论(354)

热度(5327)